肝癌防治康复专栏

【肝癌康复】汤钊猷院士谈:肝癌康复的“另类处方”


uYYBAFg8K5qAWwpnAABGfUKRjlU813.jpg

    汤钊猷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外科教授、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,中国工程院院士,曾任上海医科大学校长、中华医学会副会长。汤院士在国际上最早提出“亚临床肝癌”的概念,在肝癌早期发现、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,不能切除肝癌的缩小后切除,以及肝癌转移复发的研究领域,做出了卓越贡献。


    我从事癌症临床与研究40余年,看到一些使我不解的现象。例如,同样是小肝癌切除或全身化疗,尽管原先病情相仿,但结果常常差别很大。究其原因,除了癌肿的恶性程度不同外,病人在治疗前后的全身状况如何,也影响着疾病的预后。

    30年前,我曾经接诊过一位肝癌病人,手术后不久就发生了两肺广泛转移。从胸片上看,其肺内的转移灶如“满天星”。当时,肝癌广泛肺转移是没有办法治疗的,我只能给他用一点小剂量化疗(隔天注射氟尿密啶250毫克),以示安慰。半年后,这位病人来医院复诊,红光满面的。我非常吃惊,让他复查胸部透视。放射科医生看后对我说:“肺部没有事。”我很疑惑,问他用过什么药?他告诉我说,除了隔天一针的化疗外,其他什么药都没用。我又问他,这半年是怎么过的?他说,他每天骑车到郊外3小时,每周吃1只老母鸡,精神很好,心情也不错。由此可见,全身状况的好坏对癌症康复的效果和预后应有很大影响。
    无独有偶。2010年5月,一位女病人来我的门诊复诊。4年前,她因为肝癌做了肝叶切除手术,术后没多久又发生了肺转移,再行手术切除。之后,我建议她用干扰素,并坚持游泳。如今,她脸色红润,精神很好,各项检查均正常,未见复发。她告诉我说,她一直用干扰素,每天坚持游泳,4年来从未停过。

    像上述肝癌切除后坚持锻炼的病人,在我这里至少已经有6人。经随访观察,他们的情况都比较好。

    我不禁想:游泳能否作为医生的“处方”来开呢?对肿瘤病人而言,坚持锻炼至少可以让他们在心理上认为自己是“正常人”,有助于癌症的康复。我从60岁起就坚持游泳,现在虽已年过80,但仍坚持隔天游泳,每次游30分钟左右,约游500米,自觉身体状况还好,思维还清晰。我想,适度游泳可能有提高免疫功能的作用,可能还有调节内分泌的作用。

    对于年龄较大、没有游泳基础的病人而言,我常劝他们每天自己去买菜,因为买菜比散步的效果更好。我常对病人说,每天要吃5种蔬菜,红的、黄的、绿的,都要。自己到附近的菜场去,挑挑拣拣,一去一回不到1小时,既达到了散步的目的,又有“成果”。回家后,如果不觉得累,还可洗洗弄弄,也是很好的“休息”。总比整天躺在床上好。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癌症病人家属常有一些误区:总希望多照顾病人,让病人多休息;总想给病人多吃荤菜,以为这样会使病人营养好一些;总想给病人买许多“补品”,以为那样就能使病人尽快康复……殊不知,对肿瘤病人照顾得过于“周到”,常常会适得其反。首先,让病人感到自己的确是病人,灰心丧气的;其次,病人活动少了,胃口自然也会差了,睡眠也不好,抵抗力反而会降低;第三,各种各样的药物、保健品用多了,就像生病时很多亲友来探望,绝对不是好事,反而会影响病人休息,妨碍康复。当然,生活不能自理的晚期病人另当别论。

本文摘编自《大众医学》杂志